余胜良:制造业重回美国?事情没有那么简单

未知 2019-07-18 10:53

候任总统特朗普有意让制造业重新“回国”,这个愿景奥巴马早已提出,不过效果并不显着。特朗普此意愿似乎更为强烈,借减税“招数”估计能吸引部分制造业回归。

美国依然是制造业大国,不过现在制造业仅占美国经济的12%左右。2009年之后,奥巴马政府先后推出了“购买美国货”、制造业促进法案、税收优惠政策等多项措施,以提振美国制造业。

奥巴马督促企业家将制造基地搬回美国,在2011年和乔布斯见面时就提到这一点。乔布斯当时的回应是:那需要美国培养很多工程师。特朗普最近会见库克时也提出,希望苹果在美国制造。库克的回答仍然是:美国太缺少工程师。

这么多年过去了,当年的情况一点也没改变,企业家能做的也很有限。市场全球化,要全球销售也就得全球采购,苹果诞生不久就从日本采购关键零部件了,随着时间的推移,其国际化程度越来越高。

特朗普的决心比奥巴马更大。他提名陶氏化学CEO利伟诚任美国制造业委员会主席,伟利诚的核心观点是服务业不创造增值,核心在制造业,生产转移了,研发、总部、产业链一定会发生转移。

特朗普和奥巴马不同的地方在于,除了号召,还计划提出大规模减税政策,除主张将最高联邦企业所得税率由目前的35%降至15%外,还打算降低联邦个人收入所得税。

为了让制造业回归,特朗普还想出一个辣招,准备对把工厂搬迁到其他国家而产品售回美国的企业征收35%的关税。

税收的吸引力还是相当明显的。为了避税,法国就曾经出现过企业外迁及高收入的着名演员“移民潮”。福耀玻璃集团董事长曹德旺最近就曾公开表示,中国制造业的综合税负率跟美国比高35%。在美国生产夹层玻璃成本比中国高4倍多,但总利润还是会多10%。

曹德旺还提供了两个关键信息,有助于我们判断美国是否具有制造业回归的基础:美国蓝领工资是中国的8倍,白领工资是中国的2倍多,福耀玻璃在美所建工厂2000多工人年纪都比较大,年轻人不愿从事制造业,而更愿从事金融、信息业的工作。

从福耀玻璃这个案例就可以看出,美国尽管有不少闲置厂房,土地成本较低,但制造环节成本依然太高。曹德旺从事汽车玻璃生产,美国是汽车制造强国,在当地投资可以做配套,但很明显这个销售只能局限在美国内部,而无法参与全球竞争。同理,其他类似投资也会面临这种局面。

美国工人工资高不说,还缺少优秀的制造工人,福耀玻璃现在可以雇佣大龄劳动力,但大龄产业工人干不动之后呢?而在中国以及东南亚、印度等国家和地区就不存在这些问题。

产业转移有迹可循,这些年来都是从高收入国家向低收入国家转移。如今中国制造业智能化程度日益提高,产业工人在薪资方面也依然具有相当优势。

2015年全年,大约有60家美国企业将部分经营业务搬回国。美国政府提供税收优惠政策,的确可以提高吸引力和竞争力,但回流规模应该不大。因为只有在全球范围内采购,才能提供全球范围内的优质产品。最典型的例子是,作为制造业脊梁的钢铁业,在美国却日渐式微,这应该是美国制造业的真实写照。

标签